51區未解之謎網

未解之謎與世界之最,獵奇文章

首頁 > 未分類 > 香港靈異案件:賽馬場靈異事件

香港靈異案件:賽馬場靈異事件

時間:2015-04-27 11:06:07 作者:超人 來源:51區未解之謎網 手機閱讀

香港靈異案件:賽馬場靈異事件

香港賽馬大概是19世紀由居港的英國鬼佬引入的,后被賜予“英皇御淮”名銜,100多年來蓬勃發展,常盛不衰,成為聲勢浩大、影響深遠、參加人數眾多、投注金額最大、盈利最豐的博彩業,如今已經取消了英皇御淮這幾個字,賽馬從一開始就是一種反映社會身份的方式,入會和做馬主,都需要非常非常有錢,到如今馬會會員和擁有名駒的馬主仍然是香港社會身份的象征。香港商業社會是個非常講究身份的社會,財富當然是最好的評價標淮,即使有再多錢在香港也不可能有什么特權可享,類似馬會這樣的地方正好迎合了這些人展示身份的欲望。

香港法律中《賭博條例》其實對公開賭博有嚴格定義,“亦非為任何人的私有收益(以博彩游戲的博彩者或在博彩游戲中博彩的人的身分贏得者不計)而籌辦或經營,則該等博彩乃屬合法”,“獲發酒樓牌照的處所(b)進入該處所無須繳費(d)該博彩游戲并非以生意或業務的形式籌辦或經營,亦非為任何人的私有收益而籌辦或經營。如博彩游戲使用股子、西洋骨牌、麻將牌、天九牌或紙牌,則該等博彩乃屬合法─”。

香港靈異案件:賽馬場靈異事件

在這種情況下其實除了政府管理的六合彩,開賭場、麻雀館、賭波、賽馬場都不可以,但是麻雀館館主自稱頭家而非莊家,不抽傭金,賭者輸贏與頭家無涉;賽馬在香港被看作是一項“高尚娛樂活動”,主持這項活動的香港賽馬會名義上又是一個不牟利的慈善機構,正符合“亦非為任何人的私有收益而籌辦或經營”的法律要求,故都能合法經營。但是黑社會控制的賭場和賭波集團就是非法的。

香港人買馬常說“唔買就窮實,買就輸實”,意思就是不買馬注定會窮,買馬肯定也會輸,既然這樣為何還有那么多人要賭馬呢?買馬是個老少皆宜的事情,有錢人花巨資坐包廂買馬看比賽,窮人十塊二十也可以買馬站著看,投注又方便,電話、投注站、PDA到處可以下注,不同的是賭注大小和押注馬匹,相同的是一顆感受強烈刺激的心臟!或許人在世間,人人都有賭博的心理,押小賭大,人人都有夢想搏個幾十萬、幾百萬,輸了心甘情愿,贏了興高采烈。也經常聽說有過一夜暴富的賭馬奇跡,沖刺瞬間帶來榮華富貴一世,相反,也有馬一出閘就注定傾家蕩產的。

香港現在有兩個賽馬場,一個是跑馬地,一個在沙田,不可想象,在諾大的馬場,幾萬人在現場吶喊,每個人都在喊著自己“心水馬”0既編號,“七號,七號,七號~~”,“1號,沖啊、沖啊~”叫聲喧天彩紙飛舞,場上馬蹄飛揚,彩色屏幕眼花繚亂,場外的無數人聚集在電視、電臺前目不斜視、側耳傾聽,速度賽馬在毫秒間決出勝負,場內七萬人同悲喜,場外幾百萬人共命運,不在現場完全體會不到這種緊張又刺激的氣氛,終生難忘,逢到賽馬季,香港淪陷“瘋狂”,萬人空巷。

賭馬的投注方式有很多類,獨贏、連贏、位置、過關、單T、三重彩、六環彩等等,需要進行復雜的計算。馬會裝備了最先進的計算機系統,能迅速算出各種賠率。買馬前,馬迷要熟識馬的質素、性能、狀態、血統、年齡、專長、操練進度以及出賽時的配磅輕重、騎師搭配、排擋位置、場地適應等,這就需要參考馬經和馬評,里面提供賽馬消息,各種賽段的賽馬名稱,什么“勁多勝”“光輝出擊”“威力無窮”“天生我財”,還包括Q、T、單T、殿、QP、四連環、孖寶等,馬匹狀態、肌肉品相、賽事場次排位、賽前晨操、試閘,騎師賽績資料以及服飾、讀者最關注的賠率、一些馬評人提供的貼士等,賽后會有賽事結果、派彩和賽后檢討等。

這時香港街頭,經常看到年輕的后生仔到白發的老伯認真看書或頭戴耳機聽新聞,口中念念有詞,請不要誤解,更不要打擾他們,他們不是在學習文化考大學亦不是關心時政、憂國憂民,此刻他們的內心正在進行復雜的賠率計算和決定買哪匹馬呢!

沙田馬場于1978年落成,場地一流,交通方便設備齊全,跑道是古典英式的順時針方向,馬廄里不僅有空調、吊扇,在比賽場地,還淮備了流動的降溫站,這些流動降溫站將跟著比賽的馬匹,在比賽休息時間隨時恭候,裝修豪華比酒店還要舒適。跑馬地馬場1995年重建,又叫快活谷馬場,使用已經有一百多年,因為跑馬地的地理,在港島中部灣仔區,東、南、西三面環抱山,北朝維多利亞港,鬧中有靜居住于此好不快活,加上英文名Happy Valley所以叫做快活谷,我覺得快活的主要原因是因為舉辦賽馬活動吧。今天講述的案件就是跑馬地馬場出現過的靈異事件。

香港靈異案件:賽馬場靈異事件

關于跑馬地的靈異傳說好像流傳最廣的是猛鬼三角地,其實Happy Valley命名的時候比建立馬場更早,可見和跑馬絕無關系,當年這里墓地林立,當時的英國人覺得死后會到極樂之地,而Happy Valley更是英國很多墳場地區的名字。當年埋葬了很多非華籍基督徒的墓場,最后形成香港墳場、波斯墳場等,墳場靈異傳聞層出不絕,這是一個角。跑馬地馬場于1918年2月26日曾發生慘痛的火災事故,死亡人數高達六百多人,是香港歷史上死亡最慘重的意外火災,當時舉行大型賽馬會,因為場館設備簡陋使用木制搭建,混亂中引起火災導致慘劇,史稱跑馬地馬場大火,之后就有流傳靈異事件,直到近代才慢慢銷聲匿跡,這又是三角形的另一個角。

另一個角就是嘉寧徑一帶的何東中學及圣瑪利亞堂,傳說深夜有鬼怪出沒,這三個角形成了名噪一時的猛鬼三角地,具體有沒有已經過去百年了,這些資料都是我從其他渠道得來,翔實與否,無法考證。

先介紹一下跑馬地馬場的建筑,馬場進去以后即是會員看臺,再往前是公眾席廣場,就可以看見跑道和草地、遠處的彩色大屏幕等,看臺西邊是馬匹亮相圈,再往西是馬房彎露臺和賽馬博物館,有很多建筑和馬廄,用來存放馬匹和工作人員房間。馬廄在地面一層,寬敞痛風,排列整齊,每間馬房都有專門的鐵閘和密碼,里面是木制封閉式圍欄,每個馬格有下扇門和上扇門,上扇門打開可以看見馬匹頸部以上,下扇門用來擋住馬匹出入。比賽馬匹一般都在前排馬廄,后面的馬房是一些馬主的私人馬匹和母馬、馬駒等飼養地。

后面這個場地的馬房,中間有一道高于母子兩駒嘅密封式木欄,間開兩條通住不同馬房的小路,通常以一對對母子排列,每對左右再有兩位牧場人員牽引,走過呢段路,往后嘅,各位都知會發生羊事,就是幼駒超過哺乳期被帶走,進行單獨飼養和訓練,再也見不到母馬,從此兩馬不再相識。因為有一道高欄阻擋兩駒視線,母子最初都以為只系馬伕如常帶去放草,到發覺已成陌路時,當你聽到幼駒種骨肉分離時的凄厲嘶叫,簡直聞者心酸! 所以做親呢個程序的牧場人員,多少都要有忍心;或者做多幾年,直頭麻木左,管它母子分離之苦。

這樣群幼駒被分隔后,就正式叫做 Weaning,住專用馬房(Weaning Barn),特色是馬格之間的木墻會有窟窿仔(peep-holes),幼駒可以望到隔離屋,不至于那么孤單苦悶;另外由馬房一直通往各訓練場地嘅路徑,都會用同一種物料鋪設,路邊亦沒有渠位,盡量避免幼駒踩錯腳而受傷。至于母駒嘅情緒只會在初期受影響;馬的記憶力只系短暫,到多個月后誕下新一胎,就只會忙照顧細佬妹,早已忘記丟失幼仔,甚至都忘記自己已經是二胎、產過幼仔了。也有很多母駒見幼駒被帶走情緒激動,不吃不喝影響健康;更有母駒在產仔過程中因為分娩問題而死亡的,有時是幼仔存活下來,有時跟隨難產母親一同死亡,還未出生即已死亡。

2001年非賽馬季期間,有很多賽馬在馬廄飼養,其中有匹在馬廄待產的母馬叫“神威X”,到臨產之際,因為飼養人員林伯忘記在馬格上扇門吊草,結果導致母馬閑時啃咬木隔斷的木材,呼吸系統受損,在分娩過程中影響了身體狀況,導致死亡。在馬房里,每一馬格上扇門側,通常都會用網吊一大包禾稈草,用來俾馬在閑暇時咬兩啖當零食,一來好過食糖果容易攪腸沙,影響消化和腸胃;二來亦盡量避免馬匹閑暇時養成咬木(Cribbling)嘅壞習慣,攪傷呼吸系統。賽馬的飼養非常嚴格,而且食物配比專業,如粗糠、穀殼、燕麥、粟米和酵母菌(yeast),以及甜菜頭(beet pulp)、魚肝油(fish meal)、波邦素(bourbon mash)、亞麻籽(linseed/flaxseed)、棉花籽(cotton seed)、番紅花(saffron),甚至紫花苜蓿(chopped alfalfa)、黃豆草(soybean hay)、竹糖衣(dark cane molasses)等稀有植物。

特別對于價值上千萬的純正血統的馬匹,稍有飲食問題或者身體異常,賽馬成績就容易受到影響,據說馬匹每天喂養飼料細化到每盎司。在遺傳學上,血統純正嘅意思就是家族交配,在種馬的培育過程中禁止雜交,其實這會帶來近親結婚的危害,搞到身嬌肉貴、體質這么差,個別還神經遲鈍、涎水橫飛、只會瘋跑,想來這方面人類應該更聰明、吸取教訓,所以,表哥表妹們就不要走那么近了…

“神威羊”在分娩過程中呼吸系統受損,在產仔過程中出現窒息情況,最后還是憑借頑強的生命力把幼駒產下,隨后在舔仔的無力動作中不無留戀的閉上了眼睛,偉大的母親為了換取新生付出生命的代價。母駒死亡后,幼仔立刻送到恒溫房護理,度過危險期后由其他母駒喂養,可能是生物的天生本領,不是自己產下的幼仔身體沒有獨特的氣息,所以母駒并不是很親近這匹遺孤幼馬,好在等其他幼仔喝完奶后還有剩余,幼駒體格不如其他健壯,林伯見到此景都感到傷心,深深自責。

過了一月有余,某日夜間,林伯在馬廄正常巡視,添加草料和檢查馬格門栓,完成工作后淮備離開馬房,走到門口后,突然整個馬房內很多馬匹開始驚叫,情緒激動,部分跳躍撞門,部分長嘶,似是有異常情況出現。馬驚是件非常恐怖的事,馬匹力量很大,如果在騎行過程中馬受到驚嚇會甩掉騎師或者狂奔,導致受傷;在馬廄內受驚,會撞擊護欄導致肌肉拉傷,并影響比賽心理素質。林伯迅速打開電源,尋找有冇異常,或者是其他動物侵入,按道理來說,如果是貓狗之類動物,馬根本不會害怕,除非黑熊、老虎,但是這時在城市里而且是管卡重重的馬場,根本不可能出現猛獸。

因為馬廄的燈光不可以太亮,以免刺激馬匹眼睛和影響睡眠,所以林伯打開整個電源也沒有很好的視野,林伯同多名同事在騷動和嘶叫聲中分頭查找原因。林伯走到馬廄的一條路上,突然看見有一匹馬出了馬格,站在路中間,四處探視,努力嗅覺,兩側的馬格里的馬匹都好似在躲避這匹馬,驚恐不已,林伯感到奇怪,不可能會讓馬格里的馬匹擅自跑出來,個個馬房都落閘而且賽馬價值不菲每人都不敢大意,頭先才巡視完。正在猶豫時,林伯和同事往那匹出格的馬走去,突然看見此馬高高躍起,前蹄在空中亂踏,然后往門外跑去,越過防護欄,沖到了跑道上開始四蹄狂奔。林伯不敢大意,立刻撥打電話報警,其他人開始在賽道上追馬。

林伯報警完,又重回馬廄,發現馬匹已經全都安定下來,恢復平靜。林伯又開始逐個馬房檢查閘門和有無馬匹丟失,從一排馬廄轉到另一排馬廄,轉到一排馬廄時,林伯突然看見那匹已經跑出去到賽道上的馬匹正站在一個馬房前,用腦袋拼命的在頂馬房的下扇門,想要探尋什么。因為林伯也怕馬驚后踢人,所以繞到馬房后面,通過馬格的窟窿觀察,發現這匹馬已經把腦袋頂進了馬房,正在舔舐一匹幼駒,而那匹幼駒正是母駒難產留下的孤兒,跟馬格內其他馬駒相比身材瘦小,營養不良。這時,林伯才認真觀察這匹馬,左看右看才發現竟然是“神威羊”,那匹難產已經死去一個多月的母馬!

這時,警方已經趕到馬場內,同馬會工作人員和飼養人員追尋了一圈賽道也沒有找到那匹馬,在黑夜的賽道上神奇消失了。于是大家一起重回馬廄,這時“神威羊”舔了很久幼馬后,然后抬頭長嘯一聲,離開幼駒馬房,沖著馬廄的墻壁奔跑過去,林伯瞪大眼睛看著,神威羊就這樣沖到墻壁前,突然消失了,就象墻壁是層氣體穿了過去,只剩下林伯呆立在原地。后來,林伯說,他等警方和其他同事進來后清醒以后,特意到神威羊消失的墻壁前仔細研究很久,摸了摸墻壁還是水泥,沒有什么異常。因為沒有任何賽馬丟失,也無馬匹和人員傷亡,這件事最后警方正常結案。

此后,再也沒有碰見深夜馬匹出格的事件,而林伯和同事們再也沒有見到“神威羊”再出現,此后他們對“神威羊”的幼駒照顧有嘉,成年后不再體態瘦小,還在后來的比賽中為馬主贏過幾次,應該可以告慰神威羊的在天之靈,不僅僅是人會有魂靈,每個生物應該都有,特別是這種母子情深,難以割舍的血肉之痛,神威羊“靈體”的出現應該不算恐怖,尊重神威羊的出現,更尊重它做為母親的偉大情懷!

從有馬場起的一百多年里,在馬場死去的賽馬應該有很多,大部分都是“造馬案”、“毒馬案”中死亡的賽馬,這些可憐的動物在人類的貪欲中淪為犧牲品。“造馬”就是騎師與不法人員、外圍賭馬莊家等串通,用過松或過緊力量勒肚帶、關鍵時刻不加鞭等惡劣手段故意讓本該跑前的名駒落后,使素質稍遜的賽駒超前,“造”出一般馬迷意想不到的結果,也就是爆冷,甚至還可以做出造馬者想要的名次排序,這樣他們就可以按計劃投注,贏得高賠率,謀取暴利。“毒馬”就是一些心懷叵測的非法謀利人員用重金買通馬夫,在飼料中下慢性毒藥,使本來狀況極佳的賽駒在比賽中失常,或毫無斗志,或奔跑乏力,從而賽出他們“理想”的結果,騙取巨額彩金。在很多年前經常發生,一度曾有六十匹馬中毒。

“毒馬案”現在已經不見了,但“造馬案”還時有發生。1983年的造馬主腦兼大馬主楊元龍為首的上海幫造馬案,引起轟動,一代梟雄不是作古便是人間蒸發。1998年3月18日,馬圈發生本地騎師集體造馬案,沙田日賽尾場之前,廉署人員忽然掩至沙田馬場騎師室,任何人不得出入,隨后只作有限度放人,最終仍超過10位騎師、練馬師、見習騎師,分別若無其事或西裝蒙頭被帶返廉署,又揭造馬丑聞。

好在“香港勝在有ICAC”,除了馬會本身,還有廉政公署和警方在行動。2002年香港廉政公署偵破歷來最大規模兼營造馬及非法外圍馬活動集團,包括冠軍騎師在內的20余人被捕。廉署發現有外圍馬客戶下注極大,有日晚幾場比賽的幾筆投注額都是500萬港元。調查人員發現,該集團可能從前一年的9月就開始非法經營外圍馬,涉及投注額近億港元,來自南非的冠軍級騎師霍達也因涉嫌此案而被捕。

霍達在香港策騎過不少名駒,包括讓港人鐘愛的“靚蝦王”和“電子麒麟”。1971年2月20日警方得到馬會充份合作,費盡千辛萬苦找到線索,鎖定目標實行抓捕,終于拘捕到騎師彭利來和涉案的一干人等,揭露一場驚天毒馬事件,永遠都是癡狂的馬迷和善良的市民在最后才知道被千了,而一直被愚弄的結果就是被騙進了不知幾多血汗錢。回顧近年來,香港馬圈已不只一次被揭發賽馬丑聞,再翻看警方檔案歷來較大型造馬案后,對十賭九騙這句話確認不已。

馬會在香港有很高的社會地位,每年收入大概都在800-900億元,在扣除開支及向政府上繳的一成稅收后,全部用作慈善事業。馬會有嚴格的監管機制,容不得騎師有絲毫做假。一旦發現,立刻開除。 每場比賽前,都有專業檢查員對馬匹進行嚴格檢查,騎師則要過磅稱體重;比賽時,起跑線的閘門全部用電腦控制,跑道沿線布滿了各種檢查人員,而且安裝有多部電子監視器,跟蹤監視每一匹馬和騎師的動作,并從不同方位進行錄像保存;

在比賽終點,還設有高精度攝像機,用以鑒別馬匹沖刺時的細微差別;比賽前五名的優勝馬匹均要接受尿液和涎水檢測,以確定是否服用違禁藥物,優勝騎師則要再次過磅復稱體重。一旦發現馬匹和騎師有作弊嫌疑,賽馬會會對其施行非常嚴厲的經濟制裁,嚴重的還會交由司法機關進行立案處理。

在賭馬管理方面,賭馬的一切投注和兌獎程序,全部由電腦系統控制,這套系統可在幾分鐘之內淮確算出涉及上億元資金、上百萬宗投注和近10個投注項目的博彩內容。精確的技術,嚴密的管理,大大提高了賭馬的公正性和淮確性。只可惜再公正的技術和科學也敵不過人類行騙的大腦和對金錢的貪婪,隨著管理的嚴格和更多監督的舉措,作弊案件已經越來越少了。

馬場的夜更人員曾經在跑道區域內的草地上夜間巡邏時,發現有模糊人影在跑動,于是追趕尋找,結果一無所獲,這種情況有很多夜更人員碰見,有一次還有人因此受到驚嚇,撥打警方求救電話,但是警察在草地上排成一字逐步查找也沒有發現可疑人員。跑馬地場地為了應付將來有可能遇見的百年不遇的水災,實施排水渠挖掘工程,施工地盤人員在工作期間,進行地下淤泥清疏工作時,挖到很多尸骸,根據年份判斷已經有百年左右,推斷是以前這塊濕地改建成馬場時,有部分墳場的區域可能沒有被完全改造,只是被鏟平或填埋。那些夜更人員碰見的詭異人影到底是跑馬地大火遺留的孤魂,還是百年前墳場的“居住者”嫌賽馬季人們太吵,夜間出來散步求個清靜呢,就不得而知了。

還有一起了解的事件里存在未解之迷,當然事件部分也有可能是當事人存在精神狀態問題,沒有合理解釋。每年賽馬這么多的資金,黑社會和非法賭波、外圍馬集團自然不會放過這一寶藏。非法賭波、外圍馬更是花樣翻新。電影中經常見到的片段,在茶餐廳、唐樓里大家隨便下注押馬,有人收數,也可以打電話給分管高利貸的外圍馬直接下注,以后再付錢,都是非法賭馬行為,早年間外圍馬集團和警方內部人員勾結,進行非法收益。

現在則則借助高新科技來犯罪。為了從根源上切斷非法“外圍馬”的“財路”,賽馬會開始廣設場外投注處,讓賭馬“突破”馬場圍墻,方便廣大馬迷就近賭馬;而后又及時采用各種先進設備、技術,與非法“外圍馬”抗衡。目前,香港賽馬會共擁有4個電話投注中心,電話投注柜位近4000個;設立場外投注處一百多個,遍及港島、九龍、新界各個地區;場內外共有人工售票窗口3800多個,自助機2600多部。全港還開了80多萬個電話投注帳戶,有近9萬個“投注寶”。

外圍馬集團利用電腦、液晶體顯示屏、馬纜及其他物件就可以開展非法賽馬活動,同六合彩外圍一樣,賭博大盤利用官方結果,入門簡單,投注方便,中獎幾率更高。犯罪歹徒充分利用網絡覆蓋面寬、傳遞迅速、難以阻隔等優勢,兇狠地分食馬會的投注金庫。由于更方便、更淮確,參與非法外圍馬投注的人士出手非常大方,警方人員在查核電腦記錄時,發現涉及金額非常之巨,部分戶口的款額竟高達數百萬元!而這些資金,原本都是該流入賽馬會投注彩池的。據估算,近年來,每年大約有200億資金被非法外圍馬和非法賭波吸走,不僅大大拖低了跑馬投注,而且減少了政府稅收,降低了慈善基金。

有次警方在抓獲一個外圍馬集團時,同時抓捕多名參與外圍馬下注的人員,其中部分需要做警方證人。其中一名人員鄭X在警方錄口供時,講述了在參賭過程中的一件事。當時在外圍馬下注后,他去了跑馬地馬場看晚場賽況,在公眾席看臺上碰到了一位朋友,也是同時在外圍馬下注,于是大家一起看比賽現場。

期間,鄭羊發現這位朋友有些不正常,平常馬迷個個在現場都激動緊張,可是這位朋友當晚非常冷靜,只是盯著跑道和屏幕,沒有振臂高呼也沒有特別關注自己押的馬,鄭羊沒有在意覺得可能是他身體不太好,因為天氣很熱還穿了很厚的外衣和戴了帽子,而且還要集中精神盯住自己押的幾匹馬,于是等到比賽結束,又是跟平常一樣,一個沒中,基本上全賠。于是鄭羊淮備離開馬場,這位朋友還沒有想離開的意思,鄭羊沒有押中馬心情郁悶,于是就沒有再管他,自己離開了跑馬地馬場。

過了幾天,鄭羊又開始下注,馬仔過來收數,馬仔隨便提起前幾天有人打電話大數目投注,結果沒中,后來去收數發現這人已經因為數目巨大還不起債,結果丟下高齡老母跳樓自殺了,結果高利貸自認倒霉。鄭羊沒有在意,因為每年因為賭波跳樓做空中飛人、大耳窿逼死欠債人的事太多了。隔日,鄭羊到處借錢,到了那天同他一起在馬場看賽況的朋友家時,進入單位大吃一驚,發現家中竟然掛了那個朋友的遺像,黑色鏡框,只有老母在家,問其老母原因,竟然是賭博輸了怕人追債跳樓了,鄭羊心生嘆息,又失去一位好“賭友”。

臨走時隨便問起自殺時間,竟然是他和自己去馬場看比賽的前一天,不禁全身冷汗,立刻給這位朋友點香行禮,燒了陰司紙。之后,鄭羊越想越怕,如果那位朋友已經自殺了,那晚見到的“他”又是誰呢?為何會讓自己碰見?是關注自己還是關注那晚賽況呢?到后來,鄭羊已經有些神經質,同警方講話九晤搭八,不過一個兩手空空、家徒四壁還成日沉迷賭馬的賭徒,也已經不象個正常人了。

金錢、娛樂、法治這三匹馬在賽馬文化中巧妙結合,形成動態平衡,互相制約齊頭并進,和香港的每個人的生活息息相關,賭馬生活已成為香港中西合璧和多元生活方式多年不變的最佳寫照,一定還會繼續下去,成為獨特的香港文化中不可割舍的一部分。賭博要有度,以免打開欲望和瘋狂的閘口,魔鬼般沖動如同洪水擋也擋不住,搞到妻離子散家破人亡、殺人劫數鈴鐺入獄,為時已晚。每個人都有心魔,要說活在現實社會,誰人沒有過賭博心理呢?若不是賽馬即是其他方面,工作、愛情、權力、地位,或多或少都想過以小搏大,希望得到更多滿足,人生搏出個好彩;目標總是更高的“打吡”,眼高手低、想入非非,“一哩賽”剛出閘就折戟沉沙,命途“中距離”被扳倒,人生“快活谷”空余恨。

“喜威寶”是否奪頭魁、“超力旺”有未沖線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念好心中那本“馬經”,駕馭好感情、金錢、理智這三匹馬的位置才是“獨贏”,否則人生連個“安慰獎”都不給你!

相關文章

.

未分類

熱門文章

熱門文章

今日最新

阿森纳对切尔西